首页 > 文化 > 人文天地 > 正文

文化新锐·戏曲·曲艺 | 夏广巧:一生有缘是戏曲

来源:
作者:
字体:
发布时间:2020-10-17 15:51:35

夏广巧,泗洪县文化馆剧目室负责人,戏曲编剧,中国剧作家协会会员。代表作有大型原创泗州戏《贺老太》《槐花飘香》《生命信仰》《老干头》《融剑记》等。

►►►荣誉墙

   

向上滑动阅览

自2013年处女作《槐花飘香》被搬上舞台后,潜心戏剧创作,七年时间有百余件文艺作品(包括曲艺、影视作品)被搬上舞台和屏幕,先后获第十二届、十三届、十四届江苏省“五星工程奖”,第一届、第二届、第三届宿迁市金鼎文学艺术奖;

小戏《信仰》分别获“华东六省——市戏剧小品大赛”银奖和”华东六省——市现代小戏”银奖,并入选文化部基层汇演剧目;

《贺老太》在央视十一套栏目播出,目前已经演出六十余场;

剧本《生命信仰》获 2018 年度江苏省戏剧文学奖三等奖,后更名为《信仰》搬上舞台,入选2020江苏紫金文化艺术节,并于国庆期间在南京文化馆大剧院演出,还将于今年11月17日在江苏省大剧院演出。

今年是夏广巧又一个丰收年。由她创作的泗州戏小戏《遗产》在第十四届江苏省“五星工程奖”(戏剧类)终评中获第二名的佳绩;大型泗州戏《信仰》则在国庆长假期间,登上2020紫金文化艺术节舞台。点击查看→→《泗州戏《信仰》在紫金文化艺术节上演绎“信仰的力量”》。

虽说从事戏曲创作的时间并不算长,但夏广巧却把省、市、县很多有分量的奖项都拿了。与她多次合作的泗洪县泗州戏剧团,也因着她的剧本,重新焕发出青春的力量。

家庭熏陶  爱上表演

1981年,夏广巧出生在泗洪县,父亲是著名剧作家夏玉良。夏玉良曾先后发表和出演40多部话剧、戏曲、歌剧,并多次获奖。《古泗洲遗恨》剧本手稿被印尼华商收购收藏。

夏广巧下乡采访

夏玉良博学多才,注重生活情调,他在琴棋书画诗酒茶各个方面都对女儿们有很深的影响。后来,六个女儿从事的工作都与艺术相关。

小学四年级的时候,夏广巧已经把家里收藏的中外名著都看完了,开始阅读剧本。读多了,那些戏曲唱词、道白就深深印到了脑子里,成为她日后创作最大的滋养。

因为父亲是戏曲编剧,夏广巧有很多机会与剧团演员零距离接触;家里的电视里又常常播放戏曲。时间长了,夏广巧爱上了表演。小学五年级就在学校偷偷成立小剧社,带着小伙伴排练。上初中时又独立策划校级文艺晚会。

那是上世纪90年代,是戏曲低迷时期,与戏曲相关的从业人员生存艰难。但夏玉良仍埋首书斋,这种文化坚守,使全家人的生活陷入困境。“报国有情常舞剑,养家无力学耕田”,戏曲人的艰辛让夏广巧看在眼里,发誓不从事与戏曲有关的工作。

女承父业  走上创作路

2013年,国家开始保护、扶持地方戏曲剧种,此时戏曲创作人员匮乏,编剧人才更是寥寥无几。

一些戏曲剧团找上门来,向夏玉良求剧本。但此时夏玉良已经患了重病,卧床不起。

时任泗洪县泗洲戏剧团团长的刘洋泉是个惜才之人,得知夏广巧文笔好,懂戏曲,就找到她,让她尝试创作。夏广巧由于工作很忙,加之想到父亲一生的境遇,便极力推脱。刘洋泉劝导她说:“如今年轻的戏曲编剧非常稀少,非遗传承需要年轻编剧来注入新的力量,相信夏老也希望你能够女承父业。”

最终夏广巧接下了这个任务。她想起小时候,自家门前给姐妹们带来多少欢乐的两棵老槐树。老家拆迁后,父亲最放不下的就是那两棵老槐树。她决定以老槐树为题材写一部戏。

有真情实感,又有多年的知识积累,夏广巧三天时间便写出剧本《槐花飘香》。

《槐花飘香》写好后,夏广巧拿给夏玉良看。他不敢相信地问女儿:“这是你写的吗?”当时夏玉良已经病得很重了,还是强打精神给女儿提了很多意见。

这是夏玉良第一次和女儿讨论剧本,也是最后一次。因为剧本顺利上演不久,夏玉良便去世了。回忆往事,夏广巧说这是一辈子的痛:“父亲本可以给我很多创作上的指导。可那时我不愿意听,等我想听的时候却再也听不到了。”

《槐花飘香》剧照

《槐花飘香》顺利通过相关部门审查,很快就投入排练。演出一炮打响,剧本也获得“2013年度宿迁市优秀精品剧目创作奖”, 第一届宿迁市金鼎文学艺术奖。

厚积薄发  佳作频出

   

《贺老太》剧照

2014年,夏广巧调入泗洪县文化馆,专职从事剧本创作。扎实的功底加上天分与勤奋,她频有佳作问世。其中《贺老太》与《信仰》是近几年很有分量的作品,为她自己,为泗洪戏曲界都赢得了广泛荣誉。

 

 

 

 

 0:00 / 0:00

 

速度

洗脑循环

 

 

《贺老太》片段

 

以双沟酒厂创始人贺老太为原型创作的《贺老太》一剧中,夏广巧顺应时代潮流,遵循革命历史题材创作要求,艺术再现了与共产党人风雨同舟的伟大女性贺老太的光辉形象。剧本塑造了一位有勇有谋、爱国爱家、深明大义的女企业家,其中“酒粮赈灾民”“送子上前线”“愤而烧酒坊”等情节催人泪下。

《信仰》剧照

 

如果说其他几部作品都算是命题作文,那么以泗洪找党老人张道干为题材的《信仰》则是夏广巧自发想写的。故事发生在她的老家界集,让她极有亲切感。2018年春节,别人都在欢度佳节时,她把自己关在书房写完了剧本。省里一位知名的导演看完她的剧本后,建议她把戏放到省里或苏南来排,报酬不菲。但夏广巧拒绝了。她说,《信仰》这个人物属于泗洪,放到泗洪排是最适合的。

 

父母的影响是强大的,你小时候不理解、不接受的一些东西,长大后却会不知不觉承袭。

夏广巧读初中的时候,曾有一位外地人找到夏玉良,想花5万元买断他一部作品。5万元在当时是一笔巨款,可以极大改善家里的生活状况乃至孩子们的命运。但夏玉良拒绝了。他说:“我的作品就是我的孩子,我不可能把我的孩子送人。”当时夏广巧很不理解父亲的做法,觉得父亲是错的。但当《信仰》面临类似的问题时,她却选择了与父亲一样的做法。

观众点赞《信仰》

夏广巧说:“小时候,父亲常说咱家虽然穷,但我给你们留下的是一笔巨大的精神财富。以前我不理解,现在我理解了,可父亲却已经离开我们了。”

小时候,每逢春节,夏家院子里便排满手拿红纸等父亲写春联的人,这让夏家姐妹从小就对文化有一种敬畏。至今,夏广巧不敢说自己是剧作家,每有荣誉加身,她便惶恐、害怕,她需要把自己归零,这样才能更努力。

对   话

 

看到自己写的作品搬上舞台,是什么感觉?

觉得自己可以决定剧中人的命运,也能进入不同角色人物的内心,和角色一起呼吸,有新鲜感也有成就感。舞台呈现的悲喜,就是自己的第二生命。

   

在您目前的这些作品中,比较偏爱哪一部?

都喜欢。《槐花飘香》是我创作激情与艺术灵感最佳的时候,虽然技巧不多,唱词不够精炼,但我觉得结构是我几部戏里最好的。《贺老太》这个人物身上有我母亲的影子,人物是我很喜欢的。《信仰》这个人物是泗洪的,也是我发自内心想写的。

   

在戏曲编剧这个行业里,您有偶像吗?

有的。罗周老师。她是中国编剧最高奖“中国戏剧奖·曹禺剧本奖”最年轻的获得者,且蝉联两届。我感觉她真是戏曲天才。看到她,就看到自己的渺小,真的是月亮和星星的区别。

她今年也不过才39岁,这样年轻又这样有才华,让我们看到传统戏曲的很多可能性。

现在全国戏曲剧本荒,很多剧团没有本子排。真心希望未来有更多的年轻人加入戏曲创作队伍,把戏曲传承下去。

 

WARM TIPS

文|卫茹

制作|杜之辛

免责声明:
本站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文章内容仅供参考,不构成任何建议。本站部分资源来自网络,如有侵犯您的版权及其他权益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,我们核实后将立即删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