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新闻 > 社会民生 > 正文

邮筒里,还装有多少“期待”?

来源:
作者:
字体:
发布时间:2020-06-22 08:52:40

宿迁网讯(记者 仲文路)“从前车马很慢,书信很远,一生只够爱一个人。”这句来自木心的《从前慢》,想必很多人都是耳熟能详。每次在路边见到绿色的邮筒、绿色的箱门,往往会多看几眼,因为在网络还不盛行的年代里,那里藏着太多人的“期待”。

“前两天去市区项王故里景区游玩,无意中发现了邮筒。瞬间,许多回忆如同雪花般涌现出来。”6月18日,市民胡先生拨打宿迁晚报热线电话称,如今,邮筒在生活中很少见了,虽说平时几乎不写信、很少邮寄明信片,但他仍希望这个邮筒能长期伫立在那里,给回忆留下一个“储存柜”。

一线调查配图2(854810)-20200622081802

随后,记者来到市区项王故里景区,在景区团体购票处的门前,看见了那一抹熟悉的绿。此时,天空小雨霏霏,景区里的游人并不多,当一两名游人经过时,也只是行色匆匆,沉默的绿色邮筒或许被人们不屑一顾,慢慢淡忘。

刘忠是眼前这个邮筒最“期待”的人,作为一名揽投员,他依旧风雨无阻地打开它,上午、下午,每天两次,从不间断。

每天下午3点半,刘忠准时出现在邮筒前,利落地拿出钥匙,打开邮筒的门。

“果然,又空空如也。”虽然穿着绿色的雨披,但头发、脸颊还是被雨水淋湿。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,刘忠说,邮筒里没有东西是常态,但偶尔也会有一两封信件静静地躺在那里,就像是一个不期而遇的老朋友。

刘忠告诉记者,他做邮递工作已经11年了,起初他是一名邮递员,送的是报纸、信件,还有明信片等等。那时候信件就已经不太多了,一天大约有十几封左右。随着物流的发展,各种包裹逐渐多了起来,他这个邮递员也变成了揽投员。

“6年前,我接下辖区内的一只邮箱和一个邮筒的开取任务。”刘忠说,除了每天打开景区这个邮筒,他还需要打开宿迁学院内的一个绿色挂墙邮箱。

不同的时代,烙在脑海中的记忆也是不同的“。现在大家有什么事,发个微信、短信就行了,几乎没人写信了。”对于31岁的刘忠来说,信件在他的工作、生活中也出现得不多。如今,刘忠揽投最多的是各种包裹,对于信件的数量,用他的话来说“可以忽略不计”。

相较于刘忠,40岁的钱宽明显对于信件有着更深的情怀“。我是1998年开始工作的,那时候是一名邮递员。”回忆刚开始工作那年,宿迁邮政分公司运河南路营业投递部经理钱宽说,那时候的邮递员承载着太多人的期盼,每一次去乡村送信件、报纸的时候,常有村民将信件交给他,让他帮忙寄出,这种信任和期许,让他充满了使命感和责任感。

“2003年,我调回了城区做邮递员,辖区内好几个邮筒、邮箱的信件、报纸都是我负责收取。记得那是2004年元旦,一个学校收发室的工作人员给我打电话,催促我早点去开邮筒和邮箱,不然信件和明信片就要溢出来了。”钱宽说,当天,他带了两个大袋子,装了大约一千封信,其中家信占一小半,明信片占一大半,还有少许公对公信件。大概从2005年以后,信件明显一年比一年少了。

“尽管现在使用邮筒的人少了,但是邮筒依旧会存在。我们的工作人员依然会每天两次开箱。”钱宽说,除了定期打开邮筒,对邮筒的养护也在继续。就像项王故里景区的这个邮筒,它的责任人就是刘忠,平时发现油漆脱落现象,就会及时补漆;如果邮筒上有污渍,也会及时清理……

采访中,记者了解到,目前,宿迁仍有140多个绿色邮筒在履行着传递书信的使命,它们多数分布在宿迁市各个邮政网点营业厅外,守望着那不经意间寄往远方的一封信函。

 

免责声明:
本站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文章内容仅供参考,不构成任何建议。本站部分资源来自网络,如有侵犯您的版权及其他权益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,我们核实后将立即删除。